正文 第338章 不甘心
最新網址:www.678015.com
    李夫郎先出聲,正要去抓人,卻被已經想到什么的顧廷之一把拉住。

    “李夫郎,該說的我都跟你說的很清楚了,還望你不要過分為難我?!?br />
    “為難?!”李夫郎脾氣耗盡,臉上只剩下惱火,對顧廷之也沒有了幾分好顏色,狠狠地甩開被顧廷之拉住的手,厲聲叱責。

    “顧廷之,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身份,我兒可是為了幫你,才會被人記恨殺害的,你難道不該給我一個交待嗎?”

    “李夫郎這話是什么意思?你是在威脅我嗎?”

    顧廷之冷著一張臉,再也不愿意繼續虛與委蛇。

    “是威脅如何?你不過是仗著攝政王的庇護,你還真當自己是根蔥了?!”

    “對,不錯,我的確是仗著攝政王?那趙家呢?趙家苦苦巴結攝政王,難道就不是為了讓攝政王庇護?!”

    顧廷之氣到極致反而笑出聲來。

    “你?!”

    李夫郎沒想到顧廷之不過是一介靠出賣色相博得女人的喜愛的下賤男人,竟然面臨自己的威脅面不改色絲毫不慌亂不說,還敢反過來威脅自己。

    偏偏他說的又是實情。

    不管是他,還是他們趙家,都是靠著攝政王的庇護來茍延殘喘的。

    該死的。

    他幾時受過這些氣。

    狠狠地一甩袖子,便離開了。

    而顧廷之只冷冷的憋出“送客”兩個字,便快速的去追剛剛偷聽的人。

    顧唯之馬上就要離開了,卻還會是被顧廷之追上,喊住。

    “唯之,既然都聽到了?又何必要離開呢?”

    “大,大哥?”

    顧唯之聞言頓住,緩緩轉過身,看到大哥顧廷之臉上并未多少慍怒之色,才稍稍的松了一口氣,卻又想起剛才自己偷聽到的事情。

    原來大哥是大哥,卻又不是大哥。

    而且剛才那個李夫郎所說,那趙晚若是被家主殺害的,眼下外面正在四處通緝家主,可怎么辦?

    還有,還有大哥現在依附的靠山是攝政王?

    一下子接收了太多的信息,顧唯之心里百味雜陳,都不知道該說什么,或者該做什么反應。

    “其實本來也沒想瞞著你,你跟我來吧?!?br />
    顧廷之看出顧唯之心里的疑惑和想問又不敢問的樣子,沉了一口氣,喊顧唯之跟自己回到大廳內。

    就著還沒有涼透的茶,他把自己當初是如何被誘騙代替帶走,又是如何被迫替換顧無雙的身份接受訓練,又是如何被淪為棄子,從上被拋下,被迫接客償還那些人的錢財,最后又被攝政王褚榮搭救,后又是如何一步步恢復記憶的事情說了。

    顧唯之不敢置信,許久,才在他的聲音中,緩緩起身,走到他身前,跪在他跟前,抱著他的腿,哭泣出聲。

    “所以,所以,你真的是大哥,是我大哥,是我們的大哥?大哥,你說的一切都是真的嗎?”

    顧廷之看著顧唯之傷心的淚水接連不斷地落下來,曾經還為兄弟們忘記自己認那個人為大哥而傷心,可這一刻,他也忍不住了。

    思念、悔恨還有怨恨,一起充斥著他的內心,他一邊給顧唯之擦拭,一邊跟著落淚。

    “我是你們的大哥,你還記不記得,你小時候就很喜歡算數,你最喜歡的就是去咱們村子教書先生那偷聽,可是卻被發現了好幾次,他們家總是會放狗追趕你,有一次是我救的你,我被狗咬傷了?!?br />
    一邊說著,他一邊把自己腳腕上的痕跡露出來,雖然過去很多年,可是卻還是會有很淺淡的印記。

    顧唯之想起來,激動地又忍不住哭了起來。

    “大哥,你,你真的是我大哥,你,你竟然遭受了這么多,大哥,你受苦了,到底是誰,是誰害了你?”

    想到那個人,顧廷之臉上出現極為復雜的神色,有痛恨,也有殺意,最后卻匯聚成冷笑。

    “他已經死了,死在了我的手里,我親手殺的他,哈哈,可是我還是不夠解恨,他害了我的一生啊,害了我的一生啊,讓我這輩子連做爹的可能都沒有了?!?br />
    越說越激動,顧廷之的眼里仿佛有著一片火海,要把一切都焚燒殆盡,才夠,或者,不夠。

    顧唯之見他這般,既心疼,又有些害怕,用力抓住他的手,安慰。

    “大哥,你別這樣,都過去了,大哥,你剛才說什么,你殺了他,你知道他是誰,還有,你剛才說你不能當爹了,為什么?”

    “為什么?因為那個人,因為他想讓我幫他完成他的野心,可是他不想去傷害自己的孩子,所以就讓跟他的孩子長相極為相似的我,讓我從小就吃那種能變成女人的藥,可是他難道不知道長時間吃那種東西,不僅壽命會變短,而且還會變得不男不女,他知道,他都知道,可他還是要這么對我,我恨他,殺了他都不夠解我心頭之恨。

    唯之,我告訴你,你知道我是怎么對他的嗎?我親手把他的肉給一片片割了下來,丟給狗吃,他變得跟個丑八怪一樣,他求我殺了他,我偏不,我養著他,一直養著,直到后來他自己把自己活活的給餓死了。

    可是憑什么,憑什么他死的那么輕巧,憑什么?!”

    顧唯之傻住了,他知道大哥肯定是受了很多苦,跟大哥相似的人,那就是以前的那個大哥,所以那個人,那個害了大哥的人是以前的那個大哥的爹。

    可,可大哥?

    他知道大哥肯定是受了太多的苦,大哥從小很善良的,只是很容易被騙,可大哥真的那么殺了那個人?

    “唯之,你怎么不說話?你是不是覺得我很狠心,是不是?”

    “不,大哥,我,我只是不知道大哥竟然受了這么多的苦,大哥,你受苦了?!?br />
    “受苦?呵呵,過去了,都過去了,唯之,一切都過去了。等我把一切都完成,就會帶你們離開,咱們去一個沒有人認識咱們的地方,重新開始?!?br />
    “完成?大哥?你,你想做什么?”

    “做什么?呵呵,做什么?你可曾經聽過一句話叫,以牙還牙以眼還眼,我承受的一切,必須要讓那個人也都嘗試一遍才成?!?br />
    “大哥,你的意識是,你要報復以前的那個大哥,你打算怎么做?”

    “怎么做?呵呵,什么?!你剛才還叫他大哥?唯之,你什么意思?你已經知道了我是被他們給害的,你還喊他大哥?”

    “大哥,我,我只是覺得那個大哥好像什么都不知道,而且他這些年對我們不錯的,為了我們,還嫁給了一個潑皮無賴?!?br />
    “不知道?他憑什么不知道?什么潑皮無賴,唯之,那個周曉萌對你們不好嗎?他憑什么?憑什么用著我的身份,享受著原本屬于我的人生?憑什么?憑什么他就該什么都有,憑什么我就什么都不能有呢?”

    “大哥,不是這樣的,家主,家主她……”

    “不許你再想著那個女人,唯之,你是兄弟們里最聰明的,你不能讓我失望的,我跟你說,那個人是害了我的人,他就必須受到懲罰,還有那個女人,那個女人不是你們的家主,她不配,你可知道她為什么要殺了趙晚若,我告訴你,她是為了沈青書,而她現在就在史家,跟史可爽在一起,她何時想過你們,何時找過你們?”

    “她……”

    顧唯之也費解,難道家主真的不在意他們嗎?

    不,家主對他們很好的,可是為什么他們失蹤了這么久,家主卻不找呢?

    “唯之,我跟你說,我之所以活下來,活到現在,就是要回來報仇,還有,我是為了你們,這些年,我一直渾渾噩噩,可是我一恢復記憶,就立即回來尋找你們。

    你不能負我,唯之,如果連你們也不為我討回公道,那我活著還有什么意思?”

    “大哥,是我的錯,你別難受,大哥,你怎么了?”

    “我沒怎么?我一定要活下去,要活得好好地,我的人生憑什么要變成這樣,憑什么?!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顧廷之犀利怒吼中,顧唯之傻傻的看著,淚水再次模糊了他的視線。

    他沒學過醫術,可是也跟著小四聽過劉大夫講過幾堂課,知道一些脈搏的不同。

    大哥,大哥的脈搏,竟然試不出男女。

    這怎么可能呢?

    還有,大哥的脈搏微弱,是那種瀕死之人才會有的。

    大哥,大哥到底都經歷了些什么?

    他不是大哥,也沒經歷過大哥說的那些事情,可他能想到,能把大哥的身體折騰成這幅樣子,那大哥肯定受過很多苦。

    縱然他也覺得以前的大哥是無辜的,卻也不敢再說些求情的話,讓大哥再度傷心瘋狂。

    只是大哥,你告訴我到底該怎么做,才能讓你沒那么難受呢?
91国内揄拍国内精品对白,在线观看91精品国产入口,99国产精品自在自在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