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31章:后續處理
最新網址:www.678015.com
    顏安的預估還算精確,就是沒想過這一時刻會這么早來。

    前腳剛說完,柳門在這讀書的日子沒幾天了,后腳輔導員的電話就打了過來。

    當然,不是他的。

    他的電話號碼也被人曝光了,為了避免騷擾干脆將那個手機留在家里,換了一部手機帶出來。

    響起鈴聲的是柳門的電話,盡管顏安讓BT將證據中的敏感信息全部抹除,但學校自能借助巡視組的能量將每位爆料者、造謠者的身份給調查出來。

    顏安以為這事得拖幾天才會被處理,至少也要給校領導們討論的時間,然而他低估了各位校領導對此事的重視程度。

    剛收到匿名投送的證據,就召開了緊急會議,半個小時出討論結果,散會時那一個個領導臉上露出的是近來一星期從未有過的爽朗笑臉。

    被罵了這么多天的憋屈勁,總算是有了目標可以返還回去了。

    “你先來我辦公室一趟,有事得找你了解一下情況?!?br />
    電話那頭的輔導員只有這簡短的一句,可從他嚴肅的語氣中,柳門聽出了事態的嚴重性。

    再結合顏安說的,他已經猜到了是什么事。

    復雜的表情逐漸只剩下恐懼與懊悔,臉色也由最初的紅剛才的黑,轉變成了一片慘白,嘴唇囁嚅竟是吐出這幾句話。

    “別這樣好不好,我是被人當槍使了,我不是故意的,我也是受害者……”

    顏安聳聳肩,“跟我說有什么用,輔導員還等著你呢?!?br />
    柳門手里捏著的手機掉在地上,屏幕上開出一朵花。他也沒心思去心疼,麻木機械的撿起手機,搖搖晃晃的朝著老師辦公的另一棟教學樓走去。

    目送著柳門步伐沉重的遠去,顏安看了一會后竟有種他很可憐的感覺,嚇得他連忙將目光收回,可不能有這種劇毒的想法,就柳門這樣的,那不能叫慘,純粹是自作孽。

    對這種人,可憐他們換不來真誠認錯,反而要害得自己粉身碎骨。

    學校對柳門的處理速度顏安還算滿意,針對爆料者們的反擊已經開始了,始作俑者吳舉人卻仍在逍遙法外,這次有ACM朱赤理事會、有巡視組站出來證明他的清白,下次呢?

    吳舉人這些年的舉動,就像是一條躲在暗中的蛇,無論誰經過都要撲上來咬一口,他的言論他的思想就像是蛇毒,不斷侵蝕著這個國家這個社會,如果不能及時清理,放任毒素蔓延,其后果不堪設想。

    巨人尚且會被毒死,更惶論是人心百態的社會,只要仍然有一部分人受他的思想言論影響,將奴性刻進骨子里。那朱赤就像木桶一樣始終會有短板,而且這個短板還是腐爛的,散發出的氣息會讓其他木板也跟著腐爛。

    即便他掌握的技術再先進也沒用,防治腐爛的最佳方法不是治療腐爛的短板,而是將短板直接給拆了換個新板上去。

    不拆不行,這樣的短板不能裝多少水就算了,還會不停地往外漏水,只要有短板的存在就能讓長板發揮不出應有的價值。

    顏安一邊想著,一邊快步走到教室找最前排的位置坐下,將平板打開。

    今天學習的內容是對大整數n=pq分解的一個RSA有效搜索算法,盡管距離最終目標還有一定的差距,但是在今天過后他就可以開始嘗試沿著這個方向去構建算法,等過幾天學完了相關知識點,算法也就能得到完善了。

    順著平板上的內容學習下去,其方法思路也逐漸清晰明了。

    設n=pq,其中p與q都是大素數,令k=st,稱之為調差因子,這兩都是正整數的話,則有等式sp+tq的平方等于sp-tq的平方加4stpq恒成立。

    ……

    如果m+1的平方減去4kn所得結果是一個整數的平方,那就可以用歐幾里德算法,使n得以分解。

    再有開放算法從m的高比特位開始依次確定m的各比特位的值,用x的絕對值表示x的比特位長度……

    為方便分析把移位看作加法(移位比加法簡單),因加一運算均是在左移后進行,只相當于最低比特位取反,可忽略不計,所以最壞的情況下全過程只需要4(t-1)次加法。

    具體的算法流程并不長,因為這不是真正的對大整數進行了因數分解,而是采用了一定取巧的方式,在實際體制中不可能窮盡s、t的值去進行驗證,因此該RSA有效搜索算法有很大的有效性,但是不絕對。

    至于時間復雜度,對于一般的每秒可做一千萬次基本加法運算的計算機,需要約一個半小時完成,考慮到當前碧穹星的計算機運算速度遠大于此,如果再配合網絡的分布計算,搜索范圍將急劇擴大,使之具備一定的價值。

    盡管不能完美解決問題,但這也是一種方法,一種思路,為顏安接下來的學習奠定了基礎。

    而且這一算法還能小幅度的升級一波,考慮到當前算法思路中難以找到合適的k,有可能是因為p、q相差太大了,這時若在n上乘以一個因子r,再去搜索m+1的平方減去4krn,由于p與rq相差很小,將有可能搜索成功。

    學到這里,顏安腦海中已經有了初步的思路,大可以對吳舉人的密文嘗試一番,就算不成功也能累積經驗,幫助他找到自己的薄弱項進而加以改正。

    腦袋里有了想法,他就想立即實現,然后才反應過來自己正在教室里,不得以將這份心思按捺下,只能等回家后再嘗試了。

    這樣子真的是太不方便了,在BT給他數據庫權限前他還不這么覺得,隨著這些天學習的不斷深入,他是越來越感到麻煩了。

    之前在機房的時候還好,畢竟那時的目標只有一個,每天除了刷題也沒功夫干別的?,F在就不一樣了,有想法想干點什么時候不能立即實行,實在是不痛快。

    得想辦法整個云服務的平臺出來,只要他一個人用就行了,由BT提供算力,既能完美代替手機里的人工智障,將他與BT的聯系擴展到任意場所的直接對話,還能利用云服務的平臺掛載他設計的功能,在沒有權限工具修改代碼的情況下,也能擴展BT可提供的服務。

    RSA加密算法的破解還沒實現,顏安就已經為自己找好了下一個目標。

    以前不開發云服務平臺是因為當時碧穹星的計算機設備還不行,通訊能力也很相對較弱,就算開發了電腦也跑不起來,連接也不穩定。

    現在則不同,隨著碧穹星的發展在設備和通訊方面已經能夠滿足基本需求,云服務平臺也有了一定的應用價值。再加上他已經能夠用BT的數據庫了,技術的增長足以支撐他實現這一功能。

    唯一的難點在于代碼量太大,他不可能一個人完成,開公司的話又沒有那么多錢。

    他手頭的那點錢是要拿來給BT交電費的,而且剩的不多,只夠再管十年,經不起揮霍。

    想的有點遠了,顏安將注意力放回到平板上,學完了RSA有效搜索算法,雖然不能代碼實現讓他感到有點小遺憾,但這不影響他開啟下一本書的學習。

    隨著進度的深入,他逐漸感到了些許吃力,知識是互相印證的,不同學科之間尚且如此,就更別提同一學科之間了,他在數學其他方面的知識缺失已經影響到了對數論的學習,導致他不得不花費一天時間去將那些基礎知識點給快速過一遍。

    到了晚上,他才有時間對白天的RSA有效搜索算法進行實現,盡管理論看著不復雜,敲起代碼來卻是處處受限,實現過程中碰上了數十處技術難題,他不得不花費更多的時間去想辦法解決掉這些技術難題。

    等到RSA有效搜索算法完成,時間已經來到了兩天之后,期間發生了不少事將顏安的進度給拖住了。

    先是根據顏安發送給他們的證據,一口氣開除了三個校內的爆料者,對十二個造謠者給予處分并留校察看,處分通知不止發送到各個班級群中,更是被公布到校園官網上。

    學校能給出的紀律處分最嚴重的就是開除了,其次是留校察看,從這就能看出來校領導們對整治校園環境的決心,同步展開的還有落實到各班的思想教育主題班會。

    這還只是針對校內學生的操作,除此之外更多的爆料者、造謠者是社會人士,爆料者們由于他們針對的主要對象是顏安,學校方面沒有起訴的理由,只好將證據移交給檢察院,在得知他們也有神秘人投送證據后便開始催促盡快提起訴訟。

    造謠者的謠言中通常將顏安和南都大學捆綁在一起,這倒方便了學校的追責,直接練習他們,要求其進行公開道歉,另附有來自其他方面的懲治手段。

    律師函發出后不過一天,校方又來了個大動靜——起訴春申五角場大學的學生,包括但不限于馮偉、李亮戎等人。

    說實話,這舉動連顏安都沒料到,盡管學校這是在維護自己的正當權利,所作所為都是一個受害者利用法律武器來對加害者予以正當反擊,但就朱赤的大環境情況而言,這是極其罕見的。

    七十年一見的彗星都沒這個罕見。

    網絡上的吃瓜群眾驚得連瓜都掉了,大家也都沒想到,原來高校也能這么剛。

    據小道消息稱,起訴的原因是南都大學想要五角場大學給這幾位造謠的學生嚴厲處分,至少是要記過的。

    但五角場完全不同意,只愿意給個警告,甚至連嚴重警告都不愿意給,不上檔案,無論是口頭警告還是書面警告,那處罰力度都是非常的低的,說是沒有也不為過。

    一晚上的溝通交涉下來,雙方談崩了,這才有了這一出。

    與學校的雷霆反應相比,檢察院的動作就要慢很多,有學校調查出的完整證據補充,犯罪事實已查清,可依法追究刑事責任,三項條件同時具備,完全可以提起訴訟。

    但兩天等下來顏安沒收到任何消息,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時候去。

    或許他們這樣才能叫正常速度。是學校太快了,以至于對比之下顯得他們很慢。

    顏安也只能耐心等待,這兩天沒有落下RSA有效搜索算法的實現,盡管碰上的難題多多,但最后還是順利完成了。

    由于云服務還沒出來,BT無法提供算力支持,顏安也就只能用自己的電腦跑了,好在他電腦不錯,不到半個小時就有了結果。
91国内揄拍国内精品对白,在线观看91精品国产入口,99国产精品自在自在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