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3章 收麥
最新網址:www.678015.com
    今年大旱,赤地千里。

    他們村子勉強收了些糧食,去掉糧稅,所剩無幾。

    夏播無望,只能離鄉背井找別的出路。

    逃荒路上兩家走散,之后便是天人永隔,再無相見。

    多少次午夜夢回,他是悔的。

    區區二十兩,為何就要與二弟分家,明明當年爹娘故去前,一再叮囑他照顧這個不懂事的弟弟。

    既知他不懂事,還要與他置氣,他當真不孝??!

    正是因與二弟一家分家,分別離居,才會讓那該死的混賬鉆了空子,欺負了他的女兒。

    一切,都是從他趕走二弟一家開始。

    這幾日,二弟侍他甚是用心,他也在不斷反思,到底錯過了什么。

    當年他病臥榻上,高熱不退,神智不清,是否二弟也曾這般殷殷侍奉,細致周到。

    他多躺了幾日,家中沒有主事之人,不懂事的二弟不得不懂事起來,被逼著操勞一家的生計。

    弟妹一向要強,他是知道的。

    他們日子過的拮據,弟妹料理家務,恨不能一枚銅板掰成兩半花。

    往年都是他雇人打理農田,他這一倒下,工費又漲,弟妹舍不得花銷,兩口子竟要自己收麥子。

    難為他們了。

    他心中嘆道,神色如常的完成人生之大事。

    任由二弟將他再次放倒,自去收拾。

    長兄如父,他有什么不自在的,他自在的很!

    ……

    閆爸爸一出來就看到自家閨女蹲在廚房門口,看她大侄女燒灶。

    尋常百姓一日就兩頓飯,已經習慣了一天三頓飯的他們,身體能扛住,但心里總抓心撓肝似的想那口吃的。

    連他也忍不住咽了下口水。

    咱家的雞蛋真好吃啊,別看下蛋的頻率不高,天然無公害,健康著呢。

    吸溜!老母雞更好吃,不知道啥時候能有這口福。

    大哥身體弱,是不是得殺只雞補一補?

    二丫以眼代手學習了一番如何生火。

    眼睛說:學會了。

    手說:不,并沒有。

    她從旁邊挑了一根好看的柴火,試探著往灶里送。

    被大姐姐及時阻止,用極溫柔的語氣對她說:“二丫,去別處玩,小心火燎到你?!?br />
    將她手里的木柴沒收,順口幫她科普:“這灶里的柴火得空著放,不能太滿,且不著呢?!?br />
    懂了,又學會了新的知識。

    二丫嚴肅的點點頭,一扭身,看到自家老爸望著那幾只老母雞直咽口水。

    小腿飛快的倒騰過去。

    “爸,你是不是饞了?”她悄聲問道。

    “???沒有??!”閆爸爸矢口否認。

    “別忘了你還欠著二十兩的賭債!”二丫虎著臉,賭狗沒資格吃肉。

    “怎么能說是我欠的,那不是閆老二欠的嗎?”閆爸爸覺得自己老冤了。

    “你就是閆老二,閆老二就是你?!?br />
    “閨女,咱別鬧,爸都要愁死,這古代要有賣血的地方,我都想去賣血!”

    “賣血也不夠二十兩啊爸爸,那是二十兩!”

    “你別強調了行不,腦仁疼,還有不是說好了么,叫我爹,別喊爸爸?!?br />
    “好的,爹!”二丫從善如流,提出要求:“那你能別喊我二丫了嗎?我又不是沒名字?!?br />
    “咱那名字能喊嗎?萬一露餡怎么辦?還不被人當妖怪燒了,你大伯喊我天佑,我以前還以為閆老二叫閆天佑,這兩天才琢磨明白,原來是小名,閆老二到底叫啥我到現在都沒整明白?!遍Z爸爸也是無奈,村里人都喊他閆老二,真正叫啥不知道。

    “爸,你真沒文化,天佑那是字吧,古代讀書人都有字,關系近一些的都是姓加字這樣稱呼,或者直接喊字?!倍臼莻€小學霸,只不過她的專業對現狀毫無幫助,小語種了解一下?

    她比爸媽強就強在她看愛刷劇,愛看小說……

    “咦,不對啊,你不是說你看到借據了,那上面應該有名字才對?!?br />
    閆爸爸一言難盡,一輩子的嘆氣都嘆在了今天?!伴Z老二那字簽的龍飛鳳舞,又是繁體字,我真沒看出到底是個啥?!?br />
    二丫:……

    “算了爹,以后總能知道的?!彼参恐H愛的爸爸。

    “你姐飯做好了,我得趕緊回地里去,可給你娘累壞了?!彼舆^大侄女準備的午飯,一個包蓋齊整的背簍,急匆匆出門。

    農忙才有午食,他一點都不開心,割麥子真不是人干的活,一手扶麥一手割,腰都快斷了,他家領導遭了大罪!

    ……

    閆家地里

    李雪梅一個踉蹌,跪倒在地。

    膝蓋的疼是暫時的,腰背酸酸麻麻的痛,一直折磨著她的神經,還有越來越大的太陽,晃的人頭昏眼花。

    真的太累了!

    “媳婦!媳婦!你在哪呢?”閆老二遠遠沒有看到人,有些慌,高聲呼喊。

    “在這!”李雪梅盡量大聲,但她累得夠嗆,渾身酸痛,著實有氣無力。

    “哎呦,媳婦你怎么了?傷哪了?我看看我看看?!遍Z老二一溜煙跑過來,看到自家領導跪在地上,一手撐地,另一手還被布條纏著鐮刀,心疼的直抽抽。

    操蛋的,這都什么事??!

    “我沒事……”李雪梅狠狠的喘了幾口氣,道:“你慢慢扶我起來?!?br />
    閆老二一下就明白怎么回事,不管是從前的李雪梅還是現今這個李氏,從沒下過地干這么重的活,身體哪受得了。

    他抹了一把臉,快步近前,一邊說一邊調整她的姿勢,“先別起,你先趴會,我幫你按按松快松快?!?br />
    力道適中的手指重點關照她的腰背。

    李雪梅忍不住哎呦哎呦起來,又酸又疼。

    “忍著點哈,別出動靜,這還在大地里呢,別讓人誤會咱倆干啥?!遍Z爸爸一直就是個貧的。

    李雪梅氣的想抽他,“閉嘴,我不按了,讓我起來?!币煌⊕暝胱约赫酒饋?。

    “唉唉,說說你怎么又急了呢,媳婦你這脾氣得改改哈,在這可不興女的和男的頂嘴?!遍Z爸爸將她摁下去,也顧不上這地干凈不干凈,“媳婦你說你逞啥強,我不都囑咐你了,適量的干,適量,你搭把手就行,主力必須是我,咋一轉身你就不聽話?!?br />
    “十畝地呢!你自己怎么干的完?!边@活誰干誰累,都一樣。

    “咱請人吧,嘿!能花錢解決的事都不是事?!?br />
    “呵呵,拿什么請?你去找大哥要錢?”
91国内揄拍国内精品对白,在线观看91精品国产入口,99国产精品自在自在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