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12章 接大侄回家
最新網址:www.678015.com
    閆老二和驢一起等在書院門口的樹蔭涼下。

    他到現在還有些發懵。

    壓在他們一家人身上的二十兩賭債,還完啦。

    家里的地,賣光啦。

    他哥身上就帶著地契,現場交付。

    那牛哄哄的大掌柜看到他哥從懷里摸出來都愣住了,那銀子,來回數了好幾遍。

    個不識數的,五兩一個的小銀錠,一共十個,有啥可數的,還想要回扣咋地。

    還是閆老二看不下去了,走過去,不管不顧,直接一把摟。

    拿來吧你!

    當時老閆好像瞪了他一眼,他也沒在意,嘿嘿!輪到咱數銀子了。

    哦,原來五兩是這么個分量,別說,小小的銀錠,放在一起還挺可愛。

    老老實實的將銀錢全都還給大哥,兩兄弟從當鋪出來,直奔書院。

    閆老二借口看車,沒有進去。

    開玩笑,這里可能是他經常出沒的地方。

    要是碰上認識的人,和他打招呼,他兩眼一抹黑,誰都叫不出誰,多失禮。

    再者,他也發現了,老閆這人咋說呢,走路不領道。

    總是讓他在前面走,自己在后面晃悠。

    他想扶著點他倆人一起,也不行,這位不讓扶,在外面窮講究,非要自己走。

    你說你講究個啥,大病初愈,攙扶下怎么了?在家咋不見你這么外道,咱哥倆在家不是挺親近的么。

    這可好,他個內里空空的,生怕行差踏錯。

    得,還是讓老閆自己行動吧。

    他得抓緊時間捋一捋這一路走過的地方,回家和閨女學一學。

    ……

    閆懷文與院長隱晦的提起對旱情的擔憂,以及聽聞有部分消息靈通的大戶已經在做準備離開,并言日前接到同窗的書信,想為即將上任的族兄牽線,聘他為幕友。

    院長聽得此處,便不再挽留,還叫人準備了一份程儀送上。

    又詢問了一些鄉間的見聞,便送他出門。

    閆懷文定定的站在窗外,聽著朗朗讀書聲傳出,透過鏤空的窗格,能看到他家少年,端直如松,默誦經典,全神貫注。

    執教的郭秀才看到他,微微顎首示意。

    他回以一禮,靜待下課。

    正當午休,少年們送走老師,便一古腦的沖出教室。

    路過他的身邊,紛紛行禮。

    “閆師!”“閆先生!”

    他微笑點頭,溫聲道:“快去飯堂吧?!?br />
    敵不過肚中打鼓,少年們嬉笑著涌向飯堂。

    閆向恒不錯眼的看著他,“爹,您臉色怎么這么差,是不是累到了,可要歇歇?”

    “無事,放心?!彼粗矍吧星抑蓺獾膬鹤?,眼中酸澀,穩了穩心神,道:“家中有事,已為你告假,收拾一下,今日便隨為父歸家?!?br />
    閆向恒雖很想問問到底發生了什么?竟讓爹親自來接他。

    可到底顧忌身在書院,人多耳雜,便沒有多說什么。

    閆老二見大哥溜溜達達的出來了,手上還多了一個包裹。

    順嘴就問:“大哥,你就這點東西?大侄子呢?”

    閆懷文頓住,將包裹放到車上,淡淡道:“這是院長所贈之程儀,你去我房間規整規整,為兄有些乏累,在此等你們?!?br />
    說完,便自行爬上車,躺好,閉目。

    閆老二還在理解程儀是啥,眼見老閆自己給自己安排歇了。

    還能說啥?

    去收拾打包吧!

    他是一路拽孩子問到地方的,孩子越小,他越拽。

    等到了門口,便見一少年,聽到動靜詫異回頭,“二叔?”

    “唉!大侄子!”閆老二眼睛亮了,熱情的招呼著,順手將帶路的小孩放走。

    “你們書院的學生就是熱情,非要給我帶路,哈哈!”

    “大侄子你東西收拾好了?來幫你爹收拾?”

    閆老二非常自然的推門進去,掃了一圈,大致心里便有了數。

    讀書人的家伙事還能冒出啥花來嗎?

    除了書就是與書相關的東西。

    筆墨紙硯,這些東西都貴著呢。

    不能落下。

    衣服鞋襪,被子涼席,通通打包。

    一些小物件,又不沉,帶上帶上。

    等收拾完整個房間,閆老二非常滿意,還學院一個干凈清爽的房間,不耽誤下一位先生入住。

    不用謝!

    他還順便去大侄子的房間轉了一圈,不由感嘆,孩子多大都是孩子,沒有家長經管就是不行,那水盆不是咱的?那被褥也得帶著啊,比照老閆的房間給他收拾個利索,若不是大侄子紅著臉說還有其他同住學生之物,他能給整個屋子都打包走信不?

    兩個人大包小裹的出來,閆懷文忍不住又咳了幾聲,趕緊扭過頭去。

    沒眼看!

    東西不少,堆堆放放,閆懷文躺不得了,只能坐著。

    “天佑,去糧鋪?!遍Z懷文開口。

    閆老二這一刻無比慶幸,他用心記憶了一路上的鋪子。

    閆懷文去了糧鋪、油鋪、書鋪、雜貨鋪、布莊、藥鋪、木器店、鐵匠鋪、車馬行……

    好家伙,鎮上本就不多的鋪子差點讓他走個遍。

    他一路牽驢,跟著老閆,看著他進一家出一家,干問,不買。

    閆向恒偷偷小聲與二叔打聽:“二叔,我爹這是干嗎呢?他要買什么?尋了這么些個鋪子都沒尋到嗎?咱家到底出啥事了?我看爹臉色不好,是病了嗎?爹從沒給我請過假,又不細說,我咋心里這么沒底,二叔,到底咋了?”

    “你爹這是打聽價呢,貨比三家,準是要挑便宜的買?!遍Z老二覺得在這件事上,他和老閆很有共同語言。

    怎么能見啥想要就買買買,不得比比價,看看質量么。

    “爹是……準備嫁妝?”閆向恒遲疑的問。

    “啥嫁妝,你聽說了啥?”閆老二立時調轉目光,灼灼的盯著大侄子。

    “就是……有同窗說,咱家和里正家結親……”閆向恒磕磕巴巴的道。

    “沒這事!”閆老二說的很堅決,“都是瞎傳的,你爹已經回絕了?!?br />
    閆向恒松了一口氣,“那就好,我聽說里正家的小兒子不怎么好?!?br />
    那是不怎么好么,那是壞到家了!

    見老閆又出來了,閆老二囑咐他大侄子:“別當著你爹的面提這些?!?br />
    “天佑,你晚些再來跑一趟,將這些東西拉回去?!闭f著話遞過來一沓紙。

    各個鋪子的提貨條子……

    閆老二:原來不是沒買,而是讓他上門自取。
91国内揄拍国内精品对白,在线观看91精品国产入口,99国产精品自在自在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