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13章 老閆買了牛車!
最新網址:www.678015.com
    回程比去時更快。

    閆老二一路沒敢插言,只聽他大侄被老閆各種提問,之乎者也的,好像好挺難,大侄子汗津津的,回答的并不流暢。

    作為一個學渣,這種時候就非常坦然。

    聽不懂,愛咋咋。

    到家之后,閆老二卸下東西,便尋摸他媳婦在哪。

    得去崔郎中家摸摸脈,他可惦記著呢。

    李雪梅干嗎呢?

    她正在和大丫晾曬,尤其是冬日用的棉被,棉衣,褥子等等,沒水洗不得,曬曬拍拍還是可以的。

    再看看有沒有蟲蛀鼠咬,縫縫補補。

    她算看出來了,大丫就不能讓她閑下來,這孩子一閑便想東想西,傷春悲秋。

    反而喊她做些活計,手腳忙起來的好。

    家里的麥子收的非???,一板車一板車的往回運,她們時不時就得停下來招呼幾聲,倒幾碗給人解解渴,人走了再將捆好的麥子散開攤平曬的足足的。

    兩個人頂著大太陽曬的滿臉通紅一頭的汗。

    閆老二找到她的時候,便看到像是從蒸籠里剛撈出來的李雪梅。

    “我來我來!”

    他又心疼上了,好不容易年輕的臉,不得用心保養啊,咋能這么愣曬。

    搶過木棒,乓乓乓的敲,被子吐出一圈圈的灰。

    李雪梅躲過臉,懟了他一拳頭。

    “看著我點!”差點迷眼。

    “晌午有飯嗎?”閆老二悄悄問道。

    他餓呀!大哥也不張羅買點吃的墊吧墊吧。

    “做了,在鍋里呢?!崩钛┟泛眯?,看那餓樣。

    “啥啊做的?”他不想期待,又忍不住期待,萬一不是雜糧餅呢。

    “今兒厲害了,咱喝稀粥?!?br />
    李雪梅一說完,閆老二扭身就跑了,“我去看看?!?br />
    他真不是饞,就看看這古代的稀粥長啥樣。

    等進了廚房,看到那一鍋的水,閆老二驚了!

    這啥?

    粥?

    難怪他媳婦要強調是稀粥,是夠稀的。

    灌腸啊要?

    “爹!”身后傳來閨女有氣無力的聲音,“你讓讓行不?”

    閆玉能理解她爹的心情,因為她也是一樣的。

    早上送走爹和大伯,她便開始挖坑找蟲子,找到一只喂一只,惹得家里的母雞一見她過去就咕咕叫,小腦袋全方位抖動,不知道該用哪只眼睛定位她好了。

    如愿以償,兩只被她盯上的母雞下了蛋,趁著大丫姐姐被娘喚走各種干活,她摸到了熱乎乎帶著味道的兩顆蛋。

    一路小跑回房,藏起一顆,剩下的那顆她放進了廚房盛雞蛋的籃子里。

    順利完成計劃,閆玉便繼續昨天沒有做完的工作。

    給爹娘“洗”衣服。

    草木灰里滾三滾,小手拽出來,抖抖抖。

    撲簌簌的灰散去。

    唉?真的不那么味了!

    閆玉忙活起來,將他們一家子換下來的衣服全都如法炮制,雖然沒有幾件,但堆在一起滿滿的成就感。

    這就是農家天然洗衣大法!

    就在她想出門,和村里的小伙伴們繼續聯絡感情時,一股不祥的感覺突襲她的小肚肚。

    閆玉小腿倒騰往茅廁跑。

    好幾天了,這還是頭一回有感覺。

    再不來,她都要以為自己病了。

    蹲在茅坑,閆玉非常非常的用力。

    但……

    吃的太干了!

    最后閆二丫真的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從坑上站起來。

    小腿肚都打顫。

    雜糧餅,我和你勢不兩立!

    更讓她為之困窘的,是后續的清潔問題。

    竹片干草二選一。

    是你,你怎么選?

    娘說的對,得抓住機會,解決最急需的。

    閆玉這一刻無比確信,手紙就是他們最最最急需的,沒有之一。

    悄聲和親娘說了自己解決困難的事,大丫姐便日子不過了一般,倒了一大鍋水,熬了稀粥。

    閆玉咕嚕咕嚕干了一碗,米味雖淡,但在現在這個天氣,喝粥,尤其是稀粥,還挺美。

    但過了一會,閆玉便不這么覺得。

    喝粥實在太不飽肚了!

    不多會就餓,還老跑茅廁。

    要知道,每一次茅廁之旅對她都是一場戰役。

    技遜一籌,從未贏過??!

    所以,又一次來到廚房,閆玉是來找她的宿敵——雜糧餅的。

    聽到閨女的經歷,閆老二鄭重的對待昨今兩種飯食。

    雜糧餅與稀粥……

    朕允你們平起平坐!

    閆老二這時候也意識到清潔衛生的重要性,話說,干草干葉子什么的還是他放進去的呢。

    李雪梅不放心女兒,尋過來看看。

    先問了身體感覺怎么樣,閆玉說沒事,好像就是最近有點燥,她微微嘆氣,飲食不合理,別說女兒現在這個小身體,就她這個大人,也有點吃消不住,不用老光顧茅房,也不知該犯愁還是慶幸。

    “對了,你們幫著看看,這些都是什么,別到時候弄錯?!遍Z老二掏出老閆甩給他的取貨單。

    “糙米、粗鹽、棉花、桐油、麻繩、鐵鍋、蠟燭、牛車……”李雪梅接過來,一張張念,繁體字什么的不在話下。

    念到牛車,一家人瞪大眼睛,重復道:“牛車?”

    “黃牛四年壯,高四尺七,長五尺三,配車架,銀二十八兩整?!遍Z玉墊著腳尖,飛快的念出紙上的字。

    “嘶!一頭牛,要二十八兩?”閆老二聲調都不對了。

    想他被二十兩銀子的賭債壓的喘不過氣來,一頭牛就頂了還富富裕裕。

    “不光是牛,還有車,全算一起二十八兩?!遍Z玉解釋道:“車架不好做,得用好木頭,不然受力不夠,車輪子要一點點手工磨,費時費力,大小也不是隨便做,要按牛的體型定制,一副車架完工時日不短,再說這牛,才四歲,剛好成年,能使很久呢?!?br />
    閆老二看看女兒,問她:“你咋知道的?”

    “呵呵!”閆玉偷摸的瞄了她娘一眼,還能咋知道,看書竟增加一些奇奇怪怪的知識。

    “五十兩,去了二十八還有二十二,難怪竟買些便宜貨?!遍Z老二嘟嘟囔囔。

    米是糙的,鹽是粗的……

    唉!

    生活不易,只能嘆氣!
91国内揄拍国内精品对白,在线观看91精品国产入口,99国产精品自在自在久久